2013年11月27日 星期三

缅甸花梨家具或现有价无市行情

继七月份传出限制翡翠出口之后,近日市场又传出缅甸政府将在明年4月份停止原木出口,作为红木家具主要原料的缅甸花梨应声上涨。“9月份直径50厘米的缅甸花梨每吨价格只有15000元,现在至少要23000元。”航管红木杭州区域经理黄国豪说。
  今年以来,红木原料市场一改去年的颓势,包括大红酸枝、小叶紫檀、花梨木等在内的主要品种都出现大幅上涨。然而同翡翠一样,推动原料价格大幅上涨的动力并不是全面回暖的终端市场。
  缅甸政府可能限制原木出口
  福建莆田红木家具商许兴最近帮朋友出了1吨价值29万元的大红酸枝,这批酸枝是朋友去年年底买下的,当时的价格是6万元,“能卖出这么个高价和木料本身品相有关,但今年以来大红酸枝的走势确实很疯狂。”
  以航管红木在售的一把大红酸枝圈椅为例,年初的售价只有3万,现在接近6万,一年上涨了一倍。
  刺激大红酸枝价格上涨的是今年6月新颁布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当中将交趾黄檀(大红酸枝学名)附录III被升列至附录II,意味着今后大红酸枝进行国际贸易需要有出口许可。
  10月中旬老挝报关公司通知中国合作方,订购的交趾黄檀必须于10月25日前全部出关,以后将严禁出口。
  同样的情况很有可能在缅甸花梨身上重演。据黄国豪了解,目前市场上传言缅甸明年会停止原木出口,木材必须经加工,提高其价值后方可出口。这和缅甸政府对待翡翠的方式如出一辙,由于缅甸当局连年控制翡翠开采和出口,导致翡翠原石价格翻倍上涨。
  但这种涨幅对于红木家具商来说并不是好消息。“短期内这么大的涨幅,除了大公司提前囤料外,少不了炒作的成分。”许兴了解到,近几个月有大量资金涌入缅甸花梨市场,成为价格上涨的主要推手。
  价格上涨不等于市场回暖
  限制原木出口的不止缅甸一国。早在5月份,越南就将红木原材料出口税提升200%,这也带动了越南黄花梨市场价格的上涨。不过红木商反映,出口税是提高了,到国内的木料并不见少。
  许兴有不少朋友常住越南,定期通过各种渠道往国内运木材,“大型木材量确实有所减少,但影响远没有市场预计的那么大。直径小点的木料基本不缺,没有想象中管得那么严。”
  杭州欧亚达家具市场的一位红木商上个月将店里缅甸花梨家具的价格提高了30%,结果一个月来销量并不如意,“红木价格如果不理性上涨,很容易出现有价无市的状况,考验经销商的资金链。”据他了解,身边很多红木商还未从上次下跌中恢复元气,有些已经关门转行。
  受到经济低迷的影响,去年红木家具市场掀起了一波降价潮。原本6-7折的家具普遍被贴上3-4折的标签。福建一家大型的红木家具厂还打出“资金紧张,低价套现”的广告,当时市场疯传这家厂要倒闭的消息。
  “木料价格持续上涨吸引了不少投资者,今年的销量比去年有所回暖,但离最好的时候还有一定差距。”东阳一家红木家具厂的老总表示,在眼下的销售旺季,生意反倒没那么好了,所以断言整个市场回暖为时尚早。
  事实上从近5年的时间看,红木价格并非一路上涨。同样以大红酸枝大料为例,2008年之前每吨曾到过十多万元,2008年回落至6万-8万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