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3日 星期一

缅甸:新亚洲爆发点

“由于国际制裁,缅甸孤立和贫穷了几十年,而近几个月,它却成为一个希望的灯塔,一个潜在的新亚洲爆发点。”《澳大利亚人报》不久前如是报道。
  翡翠、金三角、伊洛瓦底江,简单的词汇勾勒出世人对缅甸的最初印象。这个古老的国度一贯低调、闭塞,它的神秘犹如人迹罕至的世外桃源,生老病死自由天理。
  随着国内政治变化,如今的缅甸正拂去面上的灰尘和蛛网,走向泛亚太角力的漩涡中心。因其链接中东、南亚、东亚,汇聚印度洋、太平洋(601099,股吧),多国公司纷至沓来,上演一台精彩的能源竞合大戏,力拓亚洲最后的战场。
  遥远之地
  “缅”字表示“遥远的”,而“甸”在古代指郊外的地方。“缅甸”的意思是“遥远之郊外”,这就是古代中国西南人对这片土地的称谓。相传西元前200年,骠人进入伊洛瓦底江的上游地区,并掌控中国和印度之间的通商之路。公元二世纪之后孟族来到锡唐河流域,而公元849年缅甸人接管骠河流域并建立蒲甘城。
  身处中南半岛最西北屿,为那加山脉、阿拉干山脉、掸邦高原环伺之下,俊美的伊洛瓦底江贯穿南北,流域广达43万平方公里的平原,孕育了这颗翡翠明珠。广袤的土地之下,翡翠矿藏、丰富的油气资源,即便为外界诟病的金三角罂粟,无不展示着这片世外桃园多么受上天厚爱。

  南亚温润的季风每年从印度洋东岸为河谷平原带来雨季。缅甸北部山区乌鲁江畔的一次偶遇,成就了世界上最大宝石级翡翠产地的诞生。缅甸翡翠硬度高,光洁明亮,故称“玉中之王”。
  在明朝万历年间,此地属永昌府管辖。“东方瑰宝”翡翠得以经云南腾冲、瑞丽等边城输入中国。清朝《腾越乡土志》载:“腾为萃数,玉工满千,制为器皿,发售滇垣各行省。上品良玉,多发往粤东、上海、闽。”即便今日,行内“赌石”尤盛。
  能源禀赋极高
  自十七世纪以来,英属东印度公司保持了对缅甸大部分的控制权,并将缅甸划分为“上缅甸”和“下缅甸”。作为贸易输出的一部分,1853年仁安羌油田的石油开始出口到欧洲。这片古老土地的能源禀赋被唤醒。如今,缅甸已确定的天然气储量约25400亿立方米,已确知的石油储量近32亿桶。缅甸地下“黑金”为多国所觊觎。
  受制于国际禁运,缅甸几十年来饱受贫穷和孤独,丰富的能源矿藏并未付诸开采,可谓“守着金山没饭吃”。20世纪90年代以前,缅甸全国仅有陆上油田19个,油气管道250英里,尚不足以满足自身需求。
  眼见得周边邻国经济风生水起,1988年军政府祭出引进外资的大旗。缅甸官方规划这样描述:“有计划地使用能源,满足各行业需求,提高全国人民的经济和生活水平,缩小各地差距。此外,有计划地创收外汇。”
  缅甸并没有专门的“能源法”,外国公司在缅能源业的投资主要根据《缅甸联邦外国投资法》《缅甸联邦贸易部关于国内外合资企业的规定》和《外国对缅甸联邦投资程序及优惠政策》等法律法规。而缅甸政府对油气田的开发享有产品分成。
  在国际贸易领域,资金从来不是顾虑的主要因素,市场、资源引导着趋利资本自由游弋。缅甸无疑是一块未被涉足的处女地。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外国公司闻风而动。来自澳大利亚、英国法国加拿大、印尼、马来西亚俄罗斯韩国泰国越南等国的石油天然气公司逐利于斯。
  翡翠贸易、历史管辖、民族交往,中缅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传承已久。在缅甸能源项目的开发上,中国屡有斩获。2004年和2005年间,由中国海洋石油缅甸有限公司、新加坡金箭有限公司以及中国寰球工程公司三家组成的联合体,同缅甸石油天然气公司先后签署开发缅甸6个区块石油产品分成合同。
  2005年8月,中国石油(601857,股吧)化工集团与缅甸石油天然气公司,启动了首个与缅甸合作进行勘探的石油天然气项目。
  事实上,泛亚太地区多国亦向缅甸抛出橄榄枝,以期达到某种平衡。缅甸先后和韩国、俄罗斯、越南、泰国、日本等国合作,共同开发境内石油及天然气。
  十字路口的徘徊者
  2011年,吴登盛在总统大选中获胜,意味着缅甸结束了长达40多年的军政府统治。新政府上台后,改革成为其首要大事。吴登盛强调贸易和投资是国家经济发展的主要引擎,他在发布的国家发展五年计划中表示,自2011~2012财年始,缅甸在未来五个财政年年度平均经济增长率设定为7.7%;而五年后,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要比基础年增长1.7倍。
  缅甸开启的民主变革,促生了国家顶层设计的根本性嬗变,预示着这一地区社会政经将逐渐走向的截然不同的方向。也正是这种隐忧,为缅甸未来能源开发走向遮上迷雾。
  回顾《澳大利亚人报》之前的报道,缅甸的朋友怀着“隐秘动机”盯着该国。报道说,它比法国大,人口与法国相当,处于印中泰之间,它的历史和政治从来都跟该国的战略位置密切相关。
  奥巴马政府重返亚太战略布局中,包括缅甸在内的东南亚地区是其重要的投送之地。基于缅甸近年诸多变化,美国已经部分取消对缅甸的制裁,允许美国公司对缅经济关键部门投资,包括石油天然气领域,以及提供金融服务。
  对于中国而言,缅甸是中国重要的战略支点,是中国破解南海和马六甲海峡困局,由西南腹地直通印度洋的陆上门户。一直以来,中国寻求通过缅甸西海岸港口的建设,开拓中东油气经陆路直抵云南的新途径。
  东南亚各国蚕食南海,马六甲海峡日渐淤积,国际海盗愈发猖獗,令中国对来自印度洋通道能源安全的担忧加深。中缅油气管道被视为最佳的解决方案,即便规划之初就伴随着西方的抹黑,已然于今年7月底顺利投产。
  图谋大国复兴的日本也面临着和中国油气困境同样的尴尬。同时,日本媒体普遍揣测,中国影响力透过伊洛瓦底江伸向了印度洋,将直接威胁到其海运生命线,这让日本如鲠在喉。2012年有近600家日资企业到缅甸考察。而日本实行“官民一体”投资方式,政府积极为企业开道铺路,日资贷款流向了缅甸匮乏的基础设施建设上,包括道路、电力、通信等等。
  一则印度方面期许加盟缅甸土瓦深水港的报道引起国际社会关注,而这仅仅是印方“东望政策”的一环。借缅甸染指东南亚,稳固中印政经“缓冲区”。印度能源局数据显示,印度在缅甸能源行业投入的资金总额已经高达13.5亿美元,印度公司在缅甸近海多个油气开发项目上拥有股份。
  一场不可避免的国际竞争正在缅甸布子落局,无论是新格局的背后推动者美国,拥有传统利益的中国,不断扩张影响力的日本,还是觊觎东南亚的印度,都将在这场角力中一较高下。
  今年以来,缅甸并未放缓油气勘探区块的对外招标,近60家全球能源公司向缅方投怀送抱。即便未来能源规划尚未草就,翡翠之国力求加速国内现代化进程,以“能源外交”提升国际话语权的路径清晰。
文章来源:《能源评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