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5日 星期四

东南亚南亚宝石闪耀云南

谈到缅甸玉石,很多云南人都不陌生,无论是以往举办的南亚国家商品展还是今年的南博会,或是昆明泛亚石博会,缅甸玉石都不曾缺席。如今,斯里兰卡宝石也随着南亚商品的涌入渐渐进入云南人的视野。
  伴随着东南亚、南亚国家玉石纷纷入滇,通过打开云南市场渗入中国市场,已成为这些国家经销商的策略。

  缅甸翡翠
  入滇时间长,瓜分大量市场蛋糕
  曾波是云南缅玉代理商,据他介绍,缅玉入滇十年有余,自他涉足缅玉市场后,市场虽渐渐饱和,销量却稳步上升。他说:“2008年缅玉曾受云南本地玉的冲击,价格下滑了一段时间,但没超过半年价格又回升,再也没降过。”
  云南省社科院东南亚研究所副研究员方芸介绍,翡翠又称缅甸玉,产于缅甸北部的密支那地区,翡翠矿床储量大,很早就开采宝石级翡翠。翡翠硬度高,光洁明亮,好的翡翠颜色鲜亮平和。
  云南玉石市场的火爆与缅甸有着密切关系。翡翠玉石是不可再生资源,缅甸对玉石实行的是“限量开采”、“限制上等玉石出口”的政策。从2005年1月中旬开始,缅甸矿业部规定,缅甸玉石公司必须通过抽签决定出口顺序。缅甸曼德勒的几个大公司构成了缅甸玉石毛料出口的重要力量,每年向我国香港、云南、广东等地出口大量的玉石毛料。
  2001年之前,这些公司把大量玉石毛料通过陆路边贸口岸出口到云南,具有区位优势的云南腾冲、瑞丽等地形成了全国最大的玉石毛料集散地,并销售到香港、广东等地。2001年以后,缅甸政府禁止玉石毛料以边贸方式出口,中高档玉料大量以航运、海运方式运出,中缅边境玉石交易量锐减。近来,云南地方政府和企业为重树当年玉石交易中心的辉煌,从税收、通关手续等方面给予大量优惠。优厚的条件进一步加剧了玉石市场的竞争,玉石毛料供不应求。据统计,云南市场上60%的翡翠玉石都进口自缅甸,运到瑞丽、腾冲后再进行加工、分销。
  斯里兰卡宝石
  市场渐热,新一轮分羹开始
  斯里兰卡盛产宝石,除最有名的蓝宝石外还有碧玺、猫眼、尖晶石、托帕石、石榴石、紫晶、月光石等其他彩色宝石。由于开采方法不先进,国家也出于保护环境的目的限制开采,斯里兰卡盛产宝石但不大规模生产,这就使得每一颗宝石稀有且高价。
  芒隆是斯里兰卡宝石商人,2010年开始参加南亚国家商品展,也参加了今年举办的南博会和昆明泛亚石博会。他介绍,宝石生意去年才开始有起色,今年南博会上,他卖出的成品宝石制品,包括手镯、项链、耳环、耳钉就有上千件,碎宝石更是数不清。南博会后,不乏云南本地批发商来找他进货、洽谈合作。
  据报道,为推进斯里兰卡宝石、首饰业发展,斯里兰卡有关部门2003年就在研究宝石、首饰自由出口的可能性,斯里兰卡宝石与首饰局主席曾表示,当局准备取消某些针对宝石和首饰进出口的限制,比如裸石未经加工不得出口的规定。为加强出口,斯里兰卡已在一些国家开设专卖店,并在本国设立国际宝石实验室,以方便客商交易。宝石局还计划在机场设立宝石首饰柜台、筹建宝石首饰培训中心,为扩张海外市场做准备。(记者张星宇报道)
  链接
  “疯狂的石头”
  有价无市
  由于今年翡翠价格急剧上涨,尤其是中高端翡翠价格普遍成倍上涨,翡翠销售出现“有价无市”的局面。
  在被业界公认为中国石产业行业风向标的昆明泛亚石博会上,一位来自东部的参展商表示,翡翠价格上涨与上个月在缅甸内比都重启的缅甸翡翠公盘有关。作为“翡翠行业的心跳”,缅甸翡翠公盘停止了一年半,由于是翡翠原石出口的唯一途径,它的暂停让翡翠销售市场一度陷入“停滞状态”,而今年6月份的开盘吸引了众多颇具实力的翡翠商,包机前往的亿万富翁采购团比比皆是。
  参加了此次翡翠公盘交易的陈先生说,当时有一份大约550公斤的石头,一个朋友咬牙砸下8000万元人民币,以为可以“一剑封喉”,但最后中标价高达1.3亿元。“往年的公盘,过亿者不多,这次却比比皆是,成交价高于底价100倍的标频频出现。”一位76岁的香港玉石商已经连续40年参加缅甸翡翠公盘,此次竞标以10万元/公斤投了一个标,自认为必中,然而开标结果却大失所望:高达100万元/公斤。疯狂的石头价格让众多竞标者空手而归,“越懂石头的人,越买不到石头。”一位业内人士说。
  云南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李连举总结,今年缅甸翡翠公盘出现三大现象:一是毛料上涨10倍以上;二是缅甸政府控制毛料投放量,公盘上缺乏好料;三是部分竞标者开始“拦标”,他们以离奇价格竞标,但中标之后并不提货,宁愿损失保证金。
  李连举表示,目前翡翠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有价无市,已经处于危险的虚高状态。翡翠原料出口是缅甸财政收入的重要支撑,缅甸短期内不可能停止开采,更不可能终止公盘,相反,缅甸将大力发展翡翠加工业,加大开采力度,更多以半成品、成品形式进入中国市场,这也会促使翡翠价格回归。(记者顾婷婷报道)
來源 昆明日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