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1日 星期日

缅甸翡翠公盘重启:价格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专家支招:减少中间环节掌握一定定价权
文、图:记者郭晓昊、林琳
停开一年的缅甸公盘于上月底重启,不少亲历此次公盘的行家告诉记者,由于原石价格屡创新高,从事加工业的老板尽管已无利可图,但为了延续生意,还得咬牙追涨,而参加公盘的除了大批国内买家外,日本、韩国、东南亚甚至欧美等国的商人都有涉足,而他们最大的目标就是先拿下原材料,炒高后再转手卖给中国买家。“这个市场的泡沫实际在去年就已经破掉了,如今只有尽量减少中间环节,并设法掌握一定的原石定价权,才能把成本降下来,也不会让消费者对翡翠‘敬而远之’。”有专家如此说道。
坐着马车,带着一叠叠兑换来的缅币,行家谭先生(化名)远赴缅甸参加停开一年有余的公盘。“大家都知道原料价格已经高得吓人了,可别人拿货,我也只能跟,难道生意不做了么?”
公盘:
  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据悉,此次参与投标的原石,开价最低的也要4000欧元,最高的则在350000欧元以上。每个标的上都注明了编号、份数、重量和底价。“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商家先绕场看一圈实物,然后分坐在若干个大圆桌前,像年会吃围餐一样等待投标启动。一般人已从中挑选出自己需要的毛料,然后评估其价格,确定出最佳的投标价,投入投标箱中。”
有业内资深人士称,对于同一份料,由于有多人竞争,而且相互之间都不知道对方的投标价格(为暗标方式),因此投标价的确定是非常微妙的,价高了要亏损,价低了又怕被别人买去,在公盘时经常发生标价低几元或几十元而失去可以赚几百万元翡翠毛料的事例。他说,这次总共就不到10000份的货,料子比以前少,中低档的料子底价都比上次贵。“就如这一标石头,底价2.8万欧元,最后的成交价高达二百多万欧元;还有一标底价1.8万欧元,最后成交价近100万欧元。以前两三千万中标的都能获得全场掌声,可如今过亿的标单都没任何反应。”
市场:
  商家囤货定价无序
近年来,坊间总将“一刀富、一刀穷”的赌石传得神乎其神,但参与了公盘的杨先生表示,指望靠赌石发家的都不算走正道:“原石经过外国行家的手再到中国商人面前,还会有那么多捡漏的机会吗?”
今年,林先生的哥哥参与了多场平洲公盘,几乎每场都中,标到一两份石头,每份为数十万元。“有暴富自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像前年我们买过一份十八万元的石头,切开了啥都没有,就做了一件东西,卖了2500元,亏大了。”
自2007年开始接触揭阳市场的林先生告诉记者,翡翠的“色货”都比较好卖,而且价格不会太受目前的行情影响,价格变化比较大的主要是“种货”:“因为2010年开始,‘种货’的价格被人为地炒高了,2011年年头达到最高,但2011年下半年‘种货’价值下跌很快,想亏本卖都没人买。就今年年头行情好点,种货能卖得动了,但价格都没以前那么高了。”
据介绍,揭阳阳美主要做翡翠的“色货”,因为从事玉器行业已一百多年了,名头比较响。“有些人家里有好料做成高质量的成品,如果达不到他们想卖的价,就放在家里,等行情好了再卖,导致精品价不降反升。”此外,由于市场总是风传缅甸会减少出口原料到中国,导致揭阳很多从那边过来的料都跟风上涨。“关税有百分之三十,对我们商家也有不少的压力,买到的料也不是稳赚,切下去亏了的也很多。”
很多人认为翡翠就是暴利行业,但林先生不这么看:“有的人赚点钱就到处吹牛,亏的时候就变哑巴了。很多人都是合伙做生意,让别人知道你亏的话就没人愿意融资给你了。”
记者随后走访华林玉器市场时发现,翡翠玉石的市场定价依旧无序。记者随意拿起几件配置询价,商家见是生面孔,便狮子大开口,动辄几万元,而当记者觉得贵时,商家立马表示价格好商量。在天河城的翡翠专柜,销售人员一开始说折头为8.8折,有会员卡可以折上9.5折。当记者试探问有时活动好像有5折时,销售人员称如果有诚意的话可以找领导打折。“我的朋友到四会去逛,有人开价四五万元,他还到2000元买下,觉得捡了个大便宜,其实那块边角余料也就值几百块,还是他眼力不够。”林先生说道。
出路:降低成本掌握定价权
广东振戎能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辉在受访时表示,片面将缅甸公盘“神化”是非理性的,它是个价格信号但并不能代表整个市场的走向。
“缅方对原石出口的限制比以前严格了,因为他们也逐渐意识到这些优质资源的重要性,而公盘主要针对出口,如果我们跟缅方合作开办合资公司,减少中间环节,把加工厂设在那边,成品再按正常报关手续进入国内市场销售,就有可能取得双赢的局面。”
过去中国商人从缅甸大量进口翡翠毛料,再在中国进行加工切割,制作成各类翡翠饰品进行销售,中间环节太多,使得成品到了终端消费市场上价格高得离谱:“一面是原料和成品价格暴涨,一面是有价无市,泡沫不破才怪。”
他认为,随着翡翠的资源性枯竭,各国都会更加重视原料储备:“我在缅甸公盘现场亲眼看到许多来自日韩、欧美的商人都在投标,但他们的主要目的都是在竞标成功后炒高原料再转手卖给中国商家获利,因为在他们那边翡翠并不是硬通货。还有日本大财团提出想跟缅甸方面合作,设立翡翠交易所,希望掌控定价权,这对中国商人来说,应该是一种深刻的提醒。”
目前,市场上的许多商家都是个体户,靠早先囤积的一些原料慢慢做产品,当原料价格高得离谱时,难免有些人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关门大吉。“广州及周边地区是国内翡翠加工产品的集散地,方式单一,形式分散,没有上升到全产业链的概念,没有把产业链打通,只做代加工,利润非常小。中国企业一定要走出去,直接参与到产业源头。只有把终端产品的价格降下来了,翡翠才有可能在市场中健康地流通,而不是各商家都大出血咬牙买了,坐等涨价,这是恶性循环。”李辉说道。据悉,广东省也在积极申请成立玉石交易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